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丰富的衣原体-在北冰洋深处发现的不同种群

丰富的衣原体-在北冰洋深处发现的不同种群

衣原体因在人和动物甚至阿米巴原虫中引起性传播感染而臭名昭著。一个国际研究小组现在在北冰洋深海沉积物中发现了多种多样的衣原体。它们生活在缺氧、高压的环境中,没有明显的宿主。他们的研究发表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上,为衣原体如何成为人类和动物病原体提供了新的见解。

通过基因组学方法,我们对生物多样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本;Thijs Ettema,微生物学教授

衣原体和相关细菌,统称为衣原体,这一组的所有研究对象都依赖于与其他有机体的相互作用而生存。衣原体特别与动物、植物和真菌等生物相互作用,包括阿米巴、藻类和浮游生物等微生物。衣原体的大部分生命都是在宿主(人类)的细胞内度过的,无尾熊也是如此。关于衣原体的大多数知识都是基于实验室中对致病性谱系的研究。但在其他环境中也存在衣原体吗?发表在《当代生物学》杂志上的新研究表明,衣原体可以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

生长在3公里深的海洋里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报告说,在没有任何明显的宿主生物的情况下,在北冰洋深海沉积物中发现了大量的衣原体新物种。研究人员在考察冰岛、挪威和斯瓦尔巴群岛之间的北冰洋“洛基城堡”(lokis Castle)深海热液喷口时,一直在探索生活在海洋表面以下3公里处、海底沉积物几米深处的微生物。这种环境缺乏氧气和宏观的生命形式。出乎意料的是,研究小组发现了数量非常丰富和多样化的衣原体亲戚。在这种环境中发现衣原体是完全出乎意料的,当然也引发了这样一个问题:它们究竟在那里做什么?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Jennah Dharamshi说。

丰富的衣原体-在北冰洋深处发现的不同种群

这个研究小组一直在研究宏基因组数据。通过对生活在一个环境中的所有生物体的遗传物质进行集体测序而获得;地球上绝大多数的生命都是微生物,而目前大多数微生物都不能在实验室里生长。瓦赫宁根大学微生物学教授Thijs Ettema解释道。领导这项工作的荷兰研究人员。通过基因组学方法,我们对生物多样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每次我们探索一个不同的环境,我们都会发现一些新的微生物群。这告诉我们还有多少东西有待发现。

这类细菌在海洋生态中所起的作用可能比我们以前所认为的要大得多。本;丹尼尔·塔玛瑞特,博士后研究员,微生物学

对无氧生态系统的影响

Thijs et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rtema;衣原体与海洋沉积物有亲缘关系,这一发现使我们对衣原体病原体的进化有了新的认识。说Jennah Dharamshi。这些新发现的衣原体中有一些在这些海洋沉积物中特别丰富,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占优势的细菌。研究人员认为,这意味着衣原体对这个缺氧生态系统的生态产生了重大影响。事实上,他们还在无数的其他环境中发现了衣原体。瓦赫宁根大学的研究人员丹尼尔·塔马瑞特认为,衣原体可能在之前的许多微生物多样性调查中被忽视了。这类细菌在海洋生态中所起的作用可能比我们以前所认为的要大得多。

丰富的衣原体-在北冰洋深处发现的不同种群

它们需要来自其他微生物的成分。

不幸的是,研究人员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培育这些衣原体,也不能给它们拍照。即使这些衣原体与宿主生物没有关系,我们也认为它们需要来自海洋沉积物中其他微生物的化合物。此外,他们生活的环境是极端的,没有氧气,在高压下,这使他们的生长成为一个挑战,解释Thijs Ettema。尽管如此,在这种意想不到的环境中发现衣原体,挑战了目前对这一古老细菌群生物学的理解,并暗示着还有更多的衣原体有待发现。

参考文献:海洋沉积物阐明了衣原体的多样性和演化;Jennah E. Dharamshi, Daniel Tamarit, Laura Eme, Courtney W. Stairs, Joran Martijn, Felix Homa, Steffen L. Jørgensen Anja Spang and Thijs J.G. Ettema, 2020年3月5日,《当代生物学》。

DOI: 10.1016 / j.cub.2020.02.016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丰富的衣原体-在北冰洋深处发现的不同种群
分享到: 更多 (0)

猜你也想读下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