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陈思璇为什么要废除死刑?

陈思璇为什么要废除死刑?

  相关问题:中国应不应该取消死刑?

  借着夏案回忆了些十年前实习期间了解的案子,看到朋友FEED里这个问题,顺便多回忆一些,之后就不再做这种不务正业的回答了。04年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再从事过任何和法律相关的工作,不要把我的回答当成什么专业的回答,包括夏案那个问题下面的回答,也只是有感而发。

  实习期间有一次集中执行死刑,带我的检察官问我要不要去现场,我想了想最后还是怂了,待在办公室里做阅卷笔录了,这是我实习期间最主要的工作内容。当时年轻又有些侦探心态,因此只要没结案的案子几乎都看一遍然后做笔录来梳理,有些时候检察官会带着去看守所帮忙做讯问比例,有些时候找证人做询问笔录(有一次甚至碰到了自己的初中同学,起因是她爷爷还是外公被杀的案件),或者去旁观出庭,这些是回忆的主要来源。

  检察院里当然都是刑事案件,而且我在的办公室里的2名检察官基本都是杀人抢劫强奸案居多,很少有经济类的,印象中就碰到过一个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一个非法集资几千万的。后者适用死刑,所以我也说说这个好了,之前影响很大的比如吴英案、曾成杰案,一些舆论也曾呼吁这类经济案件不应该适用死刑的,但是我想办理过这类案件的一线司法人员应该很难支持这样的舆论。如果去看这类案件的卷宗,你会发现这类犯罪有些时候才是杀人不见血,会害得无数家庭家破人亡。

  非法集资的土壤在于民间很少有可选的投资手段,以及小企业贷款的困难,国家金融在这方面确实应该加强,这是另外的话题。你可以看到很有影响的非法集资案件都金额庞大,似乎多数都是有钱人,但实际在地方上能进非法集资的大坑的很多都是很底层的普实百姓,收入一般存银行,买房买股票买保险之类的投资也是这些年才稍微多一些的,之所以会相信非法集资就是为了想多赚些钱补贴家用,让家庭过得更好,但最终很多都是血本无归的结局。非法集资的手段类似庞氏骗局,依靠的是资金链的扩充给之前的投资者带来高利润和高回报,同时这些之前的投资者很多还会为期带来更多的投资者,归根结底利用的是人心的贪欲甚至亲情。

  贪欲害人没错,但是利用普通人的贪欲实施这种犯罪的人不是更可恨么?你去看曾成杰的案子,集资利率月息最高10%,什么样的天才经营能保证回收成本保持资金链不断裂?一旦资金链断裂,投资失败,最终多数人的钱就无法收回了,这就酿出很多悲剧。我说的那起案件是个女企业家,开始很风光,为了把企业做大就在地方的矿镇上集资办厂,最终生意失败还不起钱案发。受害者里有因为钱追不回来喝农药自杀的,有因为钱追不回来家里老人气住院甚至气死的,很多人的人生轨迹都被这些实施所谓“经济犯罪”的罪犯改变了,危害甚至远比故意杀人之类的案件危害还要大得多,你说他们和杀人犯有什么区别呢?

  那么说杀人,这是适用死刑最多的案件。我国的破案率确实不高,一些地方甚至有不破案不立案的情况,很多杀人案件就成了无头案,卷宗摆在角落里吃灰,杀人者也继续逍遥法外,甚至犯下更多的案件。之前和后来去做了警察的朋友、同学聊过这个话题,现在各种探头和技术手段,大城市的破案率确实很高了,但是在地方尤其是农村,依然很多案件无法侦破,尤其是那些临时起意的案件。一个人在郊外的国道上看到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有钱人/美女,实施了抢劫/强奸然后杀人,有些时候留下的证据就是无法锁定杀人者,在案件卷宗里能看到的就是被残忍杀害的照片,以及被杀者家属的的悲痛——这些家属甚至连加害者是谁都不知道,只能活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有时候真的很让人绝望。

  我们都知道法律明文规定各种犯罪所应受的刑罚的主要目的不在于惩戒,而在于预防犯罪,通过刑罚的威慑力让打算实施犯罪的打消念头或避免更深的伤害,死刑是威慑力最大的,很多人可能会对这一段存疑,但是在一些案件的讯问过程中你会发现这确实是起到一定作用的,甚至有担心刑罚而中止犯罪的。中国民间社会很复杂,有些地方远没有大城市那样文明开化,所以如果没有包括死刑在内的刑罚威慑作用也许会有更多的悲剧。

  很多人以没有人有权利剥夺他人生命为由反对死刑,我想这句话最应该面向的对象是那些杀人案件的犯人们。在中国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里,一些地方或一些人如果没有死刑的威慑,也许就会酿出更多的悲剧,而受害者就是你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有些道德家喜欢谈宽恕,我想问的是除了被害者那些悲痛欲绝的家属们,外人有什么资格来原谅那些事实上给无数家庭带来甚至终身无法走出的痛苦的加害者?

  反对死刑我唯一支持的理由是出错无法挽回,我也觉得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但是如果只是废除死刑,那么一个被枉法冤枉的人没被执行死刑而是终身监禁,又真正改善了多少呢。针对这一点最应该呼吁的是如何减少出错率而不是从立法上废除死刑,在现有司法系统中很多人不专业,无法保证每个案件的程序正义的情况下,以为废除死刑就能解决这个问题确如楼上某个答案来讲,是伪善了。

  所以在现有的条件下我不支持废除死刑,但是支持法庭判决时慎用死刑,以及让死刑的执行更文明和人性,此前一些案件执行前不通知家属或者不允许家属合影留影之类的行为我也很不理解。

  美剧《识骨寻踪》里的法医人类学家女主BONES说过一句话:如果你见过那些屠杀者,就知道有些人必须被判死刑,废除死刑意味着人命的不平等。杀人犯有权夺走别人的生命,而ta的生命无人能够褫夺,除了另一个杀人犯。

  目前中国的司法实践,你完全可以做到自己废死:

  如果你的亲人被杀,你完全可以向法官说,千万别判死刑,我完全谅解。这时候,基本都能判死缓或无期而不会判死刑的,充分达到了你废死的目标。

  所以,别纠结其它案子的死刑了,你有什么资格代表被害者一方?

  支持废死的人,凭什么慷别人的慨!

  我知道某个叫韩浪的女人的六岁儿子被未成年杀死后,凶手家不但不赔钱还不断的欺辱韩浪一家。于是韩浪趁他家大女儿坐公交回家的时候用硫酸泼了他们家大女儿一脸。还有硫酸溅了旁边的人身上。陈思璇请问在这个案件中,稳定在哪里?公平在哪里?还有张扣扣案,复仇的时候直接把仇家的三个人杀掉了。稳定?当然死人是很稳定。还有12岁杀母案,班上同学及家长没有一个愿意他回来上学的。秩序?还有三个未成年杀害值校老师的。公平?还有泼汽油点火就为了抢手机的,公平?

  为什么你们这些废死派不好好的研究下案例呢?比如中国裁判文书网。看看判死刑的都是犯了些什么事?你说的那些法学砖家,有刑侦出身的吗?有办过案子吗?有何犯罪分子在一线斗争过吗?一天到晚拿着几本所谓经典著作,抽象出一些不管现实的所谓真理,归纳出一些令人困惑的理论,这就是法学砖家的工作?然而理论总是灰色的,只有实践之树长青。马克思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法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从实际上实现废死的国家看来,比如曾经的菲律宾,还有墨西哥,效果实在是不好啊。

  其实我们周围就有实现废死轻刑的世界啊,我就是那里出来的,我的小学初中,高中都在这样的环境中渡过。知道这样的环境是怎样的吗?两足恶兽横行,所有人都在用暴力确认自身的权利权力边界,在这个世界里,牛逼的老爸是有用的,身上带着的管制非管制武器是有用的,结成团伙是有用的,能打人的身手是有用的,唯独法律是没有用的。这就是废死派李狗嗨所要的废死,轻刑的世界。废死派法律精英们想要的世界就是这样的吗?他们会送自己的孩子去这样的世界上学吗?废死,笑话!

  当我还在明尼苏达州检察院工作时,听老检察官说过一句话:

  「你要记得,并不是法官量刑越重,对于检方来说就越是成功。」

  让我对这句话有很深的感触的是 2015 年美国密苏里州发生的一起震惊全美的弑母案。

  「That bitch is dead.」

  2015 年 6 月 14 日,迪迪·布朗夏尔的 Facebook 帐号发布了一条动态,只有这四个字。随后,这句话出现在了评论区:

  「我宰了那头肥猪,强奸了她可爱又无辜的女儿。她的尖叫声可太他妈的吵了,哈哈哈!」

  很快,迪迪的家门口围拢了一群人,邻居和好友们看到了这条动态,纷纷赶来查看状况。人们在焦急地等待警察到来,祈祷着可怕的事情不要发生在迪迪·布朗夏尔身上。在人们记忆中,这位坚强的母亲独立照看着智力发育有缺陷、坐在轮椅上的女儿,是他们心目中励志的榜样。

  「我觉得可能是刺入肺部了...我得用劲才能把刀拔出来。」

  几个月后,其中一名凶手站在法庭上受审时,绘声绘色第讲述着自己的杀人经过。他拿着刀进了卧室,看到迪迪背朝上熟睡着,于是压在她的背上,开始用刀捅刺。随后,他找到了蜷缩在洗手间中瑟瑟发抖的死者女儿,吉普赛·布朗夏尔。就在迪迪还没有凉透的尸体旁,凶手强暴了吉普赛。

  出人意料的是,本案检察官却表示不希望判处凶手死刑,尽管他所供述的犯罪情节都属实。

  「本案的情况实在过于不同寻常」,丹·帕特森检察官解释道,在得知事情原委后,他力主避免处以极刑。

  而且,本案最终被定罪的杀人凶手,并不只有一名。

  说来话长了。

  一、母慈女孝

  迪迪住在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市的「志愿者路」,志愿者路又分出两个岔道,分别叫做「希望路」和「信念路」,这一片住宅区,是慈善组织提供的保障住房,而热心人们还特意为迪迪家加装了无障碍设施,这都是为了她不幸的女儿,吉普赛·布朗夏尔。

  出生三个月的时候,吉普赛就出现了睡眠呼吸骤停的情况,必须戴着检测仪睡觉,以备随时上呼吸机,否则可能就再也没法醒来;由于染色体异常,吉普赛的智力发育迟缓,智力发育停留在了七岁;在七八岁的时候,一起事故导致她要拄着拐才能走路,而随后突如其来的肌肉萎缩,则让吉普赛从此离不开轮椅。

  在吉普赛·布朗夏尔的童年照片中,她经常带着一顶金色假发,迪迪告诉大家,这是因为她患上了白血病,因为化疗而掉光了头发。

  养大这样一个多病多灾的孩子已经不容易,更艰难的是,迪迪只能一个人扛起重担。在迪迪怀孕的时候,孩子的父亲罗德·布朗夏尔只有 17 岁,而他在对待孩子的责任心方面,甚至还配不上这个年龄。

  邻居们听迪迪说起过孩子父亲的情况:罗德·布朗夏尔在女儿出生之前就离开了迪迪,在女儿出生之后,也没有给过一分钱的赡养费。迪迪控诉说,罗德不但不帮忙照顾孩子,还反过来嘲笑吉普赛的残疾。在吉普赛小时候,迪迪带她去看残疾人运动会,而罗德轻蔑地称之为「怪胎展览会」。

  迪迪的娘家人,据她所说,也没有帮上忙。迪迪控诉称,自己的父亲,吉普赛的外公,在她还小的时候就会故意用烟头烫吉普赛,自己为了摆脱一家人的虐待,只能带着吉普赛背井离乡。

  而迪迪的父亲本人却反过来说,迪迪之所以离开家,是因为她用除草剂给继母下毒,让对方患上了慢性疾病,一段时间之后才被抓了现行。

  谁是谁非,已经无从判断了,总之,迪迪没法从家庭获得一丝一毫的支持,而老天似乎也不站在她的一边。2005 年的卡特里娜飓风摧毁了迪迪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家,她带着轮椅上的吉普赛一路北上,终于在密苏里州找到了愿意帮助他们的慈善机构,落户在了志愿者路。

  安顿下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吉普赛继续找医生。一顿奔波之后,吉普赛的健康状况似乎愈发恶化了,因为面部肌肉抽搐,吉普赛没法正常吞咽口水,医生摘除了她的唾液腺,开了抗肌肉抽搐的药,但这又导致她的口腔健康状况恶化,牙齿脱落,这更加让她看上去面貌怪异,很难融入同龄人的社交圈子。

  吉普赛的肌肉萎缩病症,也让医生们费解:2007 年的时候,一名叫做贝纳多·弗拉特斯坦的儿科医生给吉普赛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核磁共振检查和血检,但都弄不明白为什么吉普赛没法行走。贝纳多医生有些怀疑迪迪对症状的描述,在他写给上级的报告中,贝纳多认为迪迪可能夸大了女儿的病情。迪迪不知为何看到了这份报告,和医生大吵一架,带着女儿离开了,再没有出现在贝纳多医生面前。

  除了医生之外,几乎没有人能找到和吉普赛当面交流的机会,很少有人知道她对一切的看法。在二年级的时候,吉普赛就因为智力发育迟缓退学了,从此往后就一直待在家中,只有在迪迪陪伴下才会出门——至少她自己这么说。

  「我们就像一双鞋之中的两只,只有在一起才会好。」

  吉普赛对别人是这样描绘两人关系的。

  然而,迪迪已经不在了。

  二、意料之外的嫌疑人

  让我们回到 2015 年 6 月 14 日那个晚上,邻居们看到了迪迪 Facebook 帐号骇人的新动态,围拢在了志愿者路上那座粉红色小屋前。

  迪迪的面包车还停在门前,有人上前敲门,无人应声。有一名胆子大的邻居,大卫·布朗夏尔(他和迪迪并不是亲戚,只是姓氏恰好相同)自告奋勇翻窗进去一探究竟。

  屋里没开灯,大卫蹑手蹑脚地走过房间,轻轻推开挡在路上的轮椅。没有入户抢劫的迹象,没有预想的一片狼藉,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有空调嗡嗡作响,在这个夏夜,让屋子冻的像冰窖一般。

  法院签发了搜查令,在屋外等候的警察终于可以加入大卫的行列。他们摸索着搜查到了迪迪的卧室 - 迪迪面朝下趴着,身下、床单上都是血迹,背上有一道道深深的刀口,已经死去多时了。要不是因为空调被开到了最大,恐怕气味早就能引起注意。

  凶手在哪? 吉普赛又在哪?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她是被作为人质绑架了吗,会不会被灭口?吉普赛的轮椅和呼吸机,她每天要服用的各种药物还留在家中,即便绑匪没有撕票,体弱多病的吉普赛能熬过来吗?

  警方马上开始搜捕嫌疑人,他们分析了用于发布 Facebook 的 IP 地址,发现这条状态是从 580 英里之外的威斯康星州沃克夏郡发出的。次日,当地警察寻着 IP 地址,来到了 26 岁的尼古拉斯·古德约翰的家门前。

  尼古拉斯·古德约翰,认识他的人很难把他和杀人凶手联系在一起。他的眼神总是畏畏缩缩的,IQ 只有 82,远低于平均水平。他曾被诊断出患有自闭症,警方在调查他的案底时,发现过一条奇怪的记录:古德约翰曾经因为在麦当劳餐厅里看着色情片自慰而被逮捕过。

  是个怪人,但除此之外,案底清白。

  面对门前的警察,古德约翰并没有拒捕,他似乎已经准备好了迎接警察到来。他有权保持沉默,但却选择一五一十说出自己所知道的「真相」。

  「事情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在听完古德约翰的供述后,警方发言人对媒体说道,同时,他们宣布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陈思璇为什么要废除死刑?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