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大脑中控制酗酒的关键区域已经被发现

大脑中控制酗酒的关键区域已经被发现

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资助、南卡罗莱纳医科大学(Medical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的研究人员组成的一个团队发现,使大脑中一个以动机和情绪相关行为著称的区域的压力信号系统失去活性,可以减少酗酒。这项研究于今年2月发表在网上,并将发表在5月出版的《神经药理学》(Neuropharmacology)杂志上。

MUSC团队由查尔斯顿酒精研究中心主任、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系教授Howard C. Becker博士领导。

“酗酒是最常见的饮酒模式之一,”贝克尔解释说。“这是一种危险的行为,反复酗酒的后果之一就是增加了酒精使用障碍的风险。”

此外,根据贝克尔的研究,那些经常酗酒的人,尤其是在青少年和大学期间,患上酒精使用障碍的风险几乎是普通人的10倍。

但是,需要摄入多少酒精才能将饮酒定义为狂欢呢?

美国国家酒精滥用与酒精中毒研究所(NIAAA)定义的“豪饮”,是指在两小时内饮酒达到法定醉酒限度。贝克尔对此进行了分析。

他解释说:“这是女性四杯标准饮料,男性五杯,两小时内喝完。”

JR Haun是贝克尔实验室的一名研究生,也是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他描述了NIAAA认为与某些饮料类型有关的“标准”。

他解释说:“一罐12盎司的啤酒、一杯5盎司的葡萄酒或一杯标准的1.5盎司蒸馏酒就被定义为一种饮料。”他还补充说,饮料的份量可以根据饮料中纯酒精的比例而有所不同。

在他们的研究中,贝克尔和豪恩测试了一种降低高风险酗酒的潜在策略。

豪饮是一种破坏性的行为。“我们的目标是遏制这种情况。通过我们的调查,我们发现了一个大脑区域和一个系统,我们可以控制它来减少酗酒。”

贝克尔的团队研究的系统——阿片受体系统——在成瘾领域得到了广泛认可。

臭名昭著的滥用麻醉药品,如吗啡、海洛因和奥施康定/奥施可酮作用于阿片受体系统,产生令人愉悦的效果,使这些药物如此上瘾。

然而,有一种奇怪的阿片受体,可以说,它不参与快乐的信号传递。

“kappa阿片受体系统是其他阿片受体的对立面,”Haun解释说。“它通常被称为反奖励系统。”

kappa阿片受体产生的不是愉悦感,而是压力和不满。

当人们饮酒并体验到积极的影响时,部分原因是愉快的阿片受体被激活。然而,当他们喝完酒后,感到恶心、头痛,并开始产生戒断的压力时,kappa阿片受体系统就被激活了。

贝克尔的研究小组发现,关闭大脑中的卡帕阿片受体可以减少酗酒。这一发现表明,卡帕阿片受体系统不仅在负戒断状态中很重要,而且在驱动酗酒本身中也很重要。

乍一看,这一发现似乎与直觉相悖。如何关闭卡帕阿片受体的负面影响减少饮酒?

“原因还不完全清楚,”Haun说。“但我们所知道的是,卡帕阿片受体在消极情绪状态中起着重要作用,而消极情绪状态在酒精使用障碍中变成强迫性时,会驱使饮酒。”

贝克尔和豪恩假设,卡帕阿片受体系统可能以类似的方式驱动酗酒和强迫性饮酒,除了在戒断期间增加压力和不安。

为了验证他们的假设,贝克尔和豪恩首先确定了在卡帕阿片受体的驱动下,大脑中与豪饮有关的确切区域。

贝克尔的研究小组集中研究了一个被称为扩展杏仁核的结构网络。根据Haun的说法,它是大脑中与动机行为有关的一部分,对压力非常敏感,并与强迫性饮酒有关。大脑中的这个回路网络也含有大量的卡帕阿片受体,这使它成为研究小组研究其在调节过度饮酒中的作用的首选对象。

为了确定扩展杏仁核中的卡帕阿片受体如何影响酗酒,贝克尔的团队专门灭活了老鼠这个区域的卡帕阿片受体。

“Haun实际上引进了一种药物,它可以阻止kappa阿片受体直接进入扩展的杏仁核,”Becker解释说。

这项研究使用了一个酗酒的老鼠模型,让老鼠每晚自由饮酒4个小时。

贝克尔说:“在这段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老鼠将摄入足够的酒精,使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狂欢的水平。”

在阻断了这些小鼠的kappa阿片受体后,研究小组测试了这些动物自愿摄入的酒精量。他们的发现可能对未来慢性酗酒的治疗有重要的意义。

Haun解释说:“阻止扩展的杏仁核中的kappa受体并没有完全消除饮酒。”“它把饮酒量降低到了一个更适中的水平,相当于晚餐时喝一杯葡萄酒,而不是喝一瓶葡萄酒。”

这一发现支持贝克尔和豪恩的假说,即扩展杏仁核中的卡帕阿片受体系统促进了酗酒。

因此,阻断扩展的杏仁核中的卡帕阿片受体,可以作为减少酗酒的一种疗法。

那么,是否很快就会有一种药物来抑制暴饮暴食的冲动呢?

贝克尔认为,如果能开发出这样一种治疗方法,它将最适合那些难以控制长期大量饮酒的人,比如那些有酒精使用障碍的人。

“我认为,最终目标是为了更好地理解新的潜在的治疗目标和新疗法可能会有一些价值如何帮助平息的欲望和动机喝过那些已经开发出一种酒精使用障碍或阈值的这样做,”贝克解释说。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大脑中控制酗酒的关键区域已经被发现
分享到: 更多 (0)

猜你也想读下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