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神话破灭-直接记录布洛芬和COVID-19

神话破灭-直接记录布洛芬和COVID-19

在covid19爆发期间,出现了一波与使用消炎药有关的恐惧和错误信息,如布洛芬(Advil和Motrin)

过去一周,有传言称布洛芬会使病毒迅速发展成肺炎,或使病情恶化10倍,这些传言迅速在社交媒体和WhatsApp等即时通讯服务上传播开来。

哥伦比亚大学的流行病学家、药物安全专家和医学院教授Mahyar Etminan解释了争论是如何开始的。他澄清了布洛芬的药物安全性证据。

为什么现在有关于布洛芬的争议?

争论始于一名法国医生在推特上发文称,COVID-19患者应避免使用布洛芬。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等一些最负盛名的监管机构起初支持这一说法,但后来又反悔,造成了更多的混乱,这一事实进一步加剧了争议。

如果你有或相信你可能有COVID-19,服用布洛芬是否安全?

在这个问题上有更多的科学证据之前,轻度到中度发烧的患者应该使用扑热息痛(泰诺,泰普拉),几十年来,它一直被认为是治疗疼痛和发烧最安全的药物。

重要的是要记住,像Advil和Tylenol这样的非处方药物并不能缩短病程本身,但可以缓解由COVID-19引起的发烧和疼痛。

低度发烧通常是无害的,是人体免疫系统对抗感染的一种表现。

当单纯使用扑热息痛(泰诺)无法控制高烧时,布洛芬(Advil)可与扑热息痛同时使用,当病人体温恢复正常后即可停用。

如果人们对服用什么有疑问或顾虑,应该向他们的医疗服务提供者咨询。

目前布洛芬的药物安全性证据是什么?

由于目前缺乏高质量的证据,关于布洛芬存在着相互矛盾的观点。目前唯一能将布洛芬的使用与COVID-19的不良结果联系起来的信息来自中国科学家,他们认为布洛芬可能会增加一种酶的产量,使COVID-19更好地与细胞结合。这是纯理论的,没有临床研究在COVID-19患者使用布洛芬的情况下测试这一假设。

也有一些来自法国医生的轶事。这些病例尚未发表,即使发表了,也不能证明它们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为它们只描述了少数患者的经历,而没有一个积极的对照组来控制其他变量。

在将布洛芬与对乙酰氨基酚进行比较的可靠研究出现之前,目前的证据还不足以避免布洛芬对可能受益的患者的影响。

对于儿童和布洛芬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降低高热很重要,尤其是儿童(38.3 C或更高),因为高热儿童有2%到5%的机会癫痫发作。

有病毒感染的儿童,包括covid19,持续发热(38.3 C或更高),可以从布洛芬加到对乙酰氨基酚中受益。根据目前的证据,不应劝阻这些患者使用布洛芬。阿斯匹林不应该给儿童用于发烧控制,因为有患雷氏综合症的风险,这种罕见但严重的疾病会导致肝脏和大脑肿胀。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神话破灭-直接记录布洛芬和COVID-19
分享到: 更多 (0)

猜你也想读下面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