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例分析

一、简介

我国广大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鉴于皖南山区海面面积大,不少农户承包池塘养家糊口发展地方经济。郑涛是当地个体农民,近年来承包了约15亩鱼塘。虽不是大播种机,但每年收获颇丰。去年年底,我想有一个好收成,但没想到我承包的池塘里死了大量的虾。郑涛呆呆地望着自己辛苦了多年,已经初具规模的池塘,心如刀割……

二、案件事实

2003年12月20日,农民郑涛发现自己承包的池塘里出现夏虾浮头,部分虾死亡。经查,城市污水管道破裂,污水分流入塘。郑涛当即决定先抽水打鱼,同时与当地市政公司协商。 2004年1月3日,当地市政公司开始施工重新安装污水管道。在此期间,由于污水进入池塘,部分虾死亡,部分虾臭味严重。 2004年2月10日和2月14日,因干旱无雨,郑涛用漂白粉和生石灰进行消毒,池水变清后,又购买了一批鱼苗,但池中的鱼苗又被污染了。 还有死亡。

郑涛认为,国内水污染导致库存的1万多斤成品虾气味严重,不得不低价调货。另有3000多斤虾浮头死亡。以每亩2元计算,仅对虾损失2万余元,鱼苗损失7000元,还有消毒费、抽水电费、水质检测费等,共计39992元经济损失。为此,郑涛提供了见证证明,污染时每晚死鱼大部分为500斤;另一名目击者证明,被污染的虾因气味而被以每斤1元的价格订购;当地海警监督管理站对检查记录进行了检查,证明对虾的损失在3万元以上;当地环境监测站的环境检测报告证明该池塘水质受到污染;华兴公司发表声明,证明污水管道为市政公司使用。为此,郑涛诉至当地法院,要求当地市政公司赔偿全部损失39992元。

三、初审裁判精华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当地市政公司管理的城市污水管道出水口位于二中操场北侧,城市污水排入操场北侧的污水池,然后从污水池西侧的明沟到长江支流。几年前,华兴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优化了环境,将下水道变成了暗渠。 2003年底环境污染损害,由于地下通道的排污管破裂,向郑涛的池塘注入污水,导致池塘中的虾变臭而死亡。原告虽不是损害事实,但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否认具体赔偿数额,无法确定赔偿数额。因此,裁定驳回上诉请求。

陶忠不服原告,诉称:一审法院承认损害事实,也接受了证人的供述,难以确定不可接受的赔偿数额,上诉要求判刑根据法律。 2004年2月11日,本人书面申请当地海警监督管理所站长等人对池塘进行现场检查,并对检查情况做了详细记录,认定我家损失为32992元。渔业行政管理站《调查检查记录》记载:自2003年12月20日起,养殖户承包的池塘、湖泊约15亩。经现场调查,5000公斤成品虾因工业废气污染,气味严重。不可食用,经济损失32992元。

当地市政公司称,郑涛提交的关于虾损坏的证据无法确定其损失状态。虽然有损害事实,但没有因果关系。此外,污水管道由华兴公司承建,施工过程中未向有关部门说明,无法纳入市政管理。污染与市政公司无关。侵权主体是污染者。即使市政公司管理上的疏忽导致污染源扩散,也只能减轻污染者的责任,而不是污染者的责任。

四、二审法官精华

二审法官认为:当地市政公司负责辖区内污水排放的管理,因其污水管道破裂,给他人造成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池塘被污染后,郑涛向当地海岸警察监督管理站申请对池塘污染情况进行调查,并根据当地同一坝口平均产值的平均值计算损失,客观真实,市政公司没有提供相反的证据。是否定的,一审法官没有对证据进行质证不当,应当予以纠正。对于郑涛索赔的第二次损失7000元,他应承担因未彻底解决池塘污染而盲目购买鱼苗养殖造成的损失。 2004年10月26日,二审法官作出一审判决:撤销原判,市政公司在十日内支付郑涛水库损失32992元。

五、评分析

在刑事损害赔偿案件中,环境污染是一种特殊的侵权行为。本案之所以特殊,是因为环境污染的因果关系难以确定。确定环境污染损害赔偿,首先要确定环境污染与污染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是,环境污染损害往往涉及一定的科技含量,一般人通常无法掌握,普通人很难对这种因果关系做出直观判断。因此,法律规定在此类案件中实行举证责任倒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十四条规定,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诉讼中,被告人应当负责举证。 2002 年 4 月 1 日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明确规定:“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诉讼中,行为人应当承担免责和行为。和法律规定的损害赔偿。结果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并承担举证责任。”也就是说,如果凶手要推卸责任,就必须证明损害是受害人自身原因或第三方诱使造成的,与他无关。

本案中,原告承包了池塘内大量成品虾死亡。目击者证明,污染发生时,每晚死鱼多达500斤,少则200斤,还有的因为虾的腥味,每斤便宜1元。该命令的证人证词,当地海警监督管理站也进行了现场检查,证明对虾损失超过3万元。可以说,上诉已经履行了举证义务,证明了他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构成了诉讼的依据和索赔的前提。沉浸式地想一想。被害人要为所欲为并不容易环境污染损害,法官对证据的标准化也不能太苛刻。在司法实践中,既要考虑农民的文化知识、法律素质和生活生产习惯,也要考虑污染的可怕性和处理问题的紧迫性。只要有初步损害,至于是否由被告人造成,被告人都会提供证据。环境污染损害赔偿诉讼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本案中,终审法院采取“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具体数额的上诉请求被驳回,并裁定驳回上诉,严厉谴责证据规范化。 二审法官根据当地海警监督管理站的检查供述和当地同一池塘平均产值的平均值计算损失,更加客观公正。应赔偿现有损失。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违反国家环境保护和避免污染的规定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我国《环境保护法》第41条规定,“造成环境污染的,有责任消除危害,并赔偿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和个人”。我国的《水污染防治法》也有类似规定。该法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规定,造成水污染损害的单位有责任消除损害,赔偿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因第三方故意或过错造成水污染损失的,应由第三方承担责任;水污染损失是受害人自身诱因造成的,排污单位不承担责任;这完全是由于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在及时采取合理措施后,仍然无法避免水污染损失。免责。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市政公司的污水管道坏了。污水管道由市政公司使用。由于管理不善,污染源扩散到池塘,造成破坏。法院裁定市政公司负有责任。市政公司的下属单位是城建委,它是一个合法的非营利组织。在司法实践中,对公益组织造成损害的赔偿,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刑事赔偿。但笔者觉得,这种服务型公益公司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公司,不能简单适用民法。这些非营利组织的“幕后政府行为”不言而喻,是“伸张公手”。因公益组织侵权造成的损害赔偿具有国家行政赔偿的性质。现实生活的复杂性、行政管理的多样性、行政主体统一的难度,往往使行政赔偿与正常的刑事损害赔偿相互重叠。但无论如何,环境污染责任属于严格责任范畴,实行无过错责任。被申请人只有证明污染是不可抗力造成的,或者是受害人或第三方造成的,才能减轻或者免除损害赔偿责任。

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谁才是真正的污染者?它需要进一步澄清。市政公司承担经理的责任。它重新安装了污水管道以消除危害。但真正的污染者是附近的公司。污染的症结在于生活污水或工业废水,而不是排水沟本身。如果能够查明是哪些企业或哪些企业排放超标废水导致虾死亡,由真正的排污单位负责赔偿。当然,这仍然需要被申请人承担举证责任,被申请人必须提供不存在因果关系和免责的证据。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环境污染损害赔偿案例分析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