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塞雷

科学观察员
科学赐予人类相信真理的力量

高艺涵:毒品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高艺涵:毒品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南都周刊记者·括囊 综合报道

  过去10年里,研究人员不断对吸毒成瘾者的物理基础进行研究,并取得不小的进展。我们现在知道,如果治疗得当的话,戒毒成功率将会达到40%。在fMRIs和PET扫描等新技术的帮助下,研究人员已经开始研究当人类对毒品上瘾时,大脑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大脑中哪些区域受到了影响。通过监控人类大脑中记忆决策过程和感情变化过程,专家们可以对毒品上瘾过程有清晰的了解。利用这些研究成果,专家们已经开始设计新的药物来对抗人类毒品的上瘾。

  是什么让你感到愉悦

  当接触到毒品时,我们的记忆系统记录下当时的决策神经和突显选择,产生一种不可控制的渴望。戒毒专家莫达表示:“毒瘾主要涉及到人类大脑的基本功能问题,所以在充分接触毒品后,每个人都会上瘾。”莫达的研究小组证实,肥胖者在看到自己喜欢食物的时候大脑皮层就会受到刺激而发生变化,而且其嘴巴、舌头等都会不自主地蠢蠢欲动。对他们来说,这些部位受到的刺激就打开了快乐享受的闸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让你深感愉快的东西都可能成瘾。所以,毒品首先会让缺乏自制力的人们开始上瘾。

  成瘾研究专家保卢斯对弗吉尼亚州医院的毒品成瘾者进行观察研究发现:那些在完成计划一年内便又成为瘾君子的人的认知能力很差,并在生活中也不能很好地适应新事物。这表明,这些患者不擅于使用大脑中执行决策任务的理性区域。果然,脑部扫描显示,在可以用理性思考覆盖冲动行为的前额皮层,这些患者的活动量明显不多。令保卢斯惊奇的是,通过检查扫描患者的脑部结构,他可以准确地预测哪些瘾君子在病愈后会复发,准确率达到80%到90%。

  此外,专家们还对神经传递素多巴胺进行了研究。事实上,在对毒品上瘾的过程中,多巴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你能够抑制带有愉快信号的大脑化学物质变化的影响,那么你就可以脱离药物治疗。

  例如,D3是多巴胺受体中一个特别的群体。在可卡因、甲基苯丙胺和尼古丁刺激下,D3将迅速繁殖,让更多的毒品进入并刺激神经细胞。NIDA药物疗法专家弗兰克表示:“多巴胺受体密度就是一个晴雨表,阻止多巴胺的产生也就能控制毒品的进入。这或许是调节大脑奖赏系统的最热门目标。”

  要阻止上瘾形成,也可以采取两种不同的方法。如果多巴胺是汽车的话,那么人类大脑抑制系统就相当于刹车的离合器。对上瘾的人来说,这种自然的阻尼电路被称为γ—氨基丁酸。

  已经在60多个国家销售的氨己烯酸曾是治疗癫痫症的首选,而事实上,它也是γ—氨基丁酸的有效助推器。治疗癫痫患者时,氨己烯酸抑制住过于活跃的运动神经元,否则后者会造成肌肉收缩和痉挛。美国两个生物技术公司已经开始研究可卡因等毒品成瘾的治疗,希望通过增加瘾君子大脑中γ—氨基丁酸的含量来帮助他们控制对毒品的渴望和需求。目前为止,在动物身上,氨己烯酸已经能阻止γ—氨基丁酸的崩溃,使更多的抑制化合物储存在神经细胞中。这样一来,当毒品刺激的时候,更多细胞可以释放出γ—氨基丁酸。弗兰克乐观地表示:“如果实验成功,这种方法可以用来治疗所有毒品成瘾者。”

  戒毒至少90天

  对毒品成瘾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压力因素。动物研究表明,长期的压力可以提高对毒品的渴望。对白鼠的实验表明,在一个陌生环境里,它们更倾向于麻醉自己。

  对于高级动物人类来说,沉重的压力可以改变大脑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对行动后果的考虑。“在重重压力下,人类参与审议认知的部分前额叶皮层就会处于关闭状态,这在瘾君子身上更为明显。”弗兰克表示,前额叶皮层的变动对瘾君子的影响更大一些。

  荷尔蒙也是影响瘾君子的重要因素。例如,研究表明,女性在月经周期的后期更容易对尼古丁等毒品产生强烈的渴望,因为那时产生卵子的卵泡激素和雌性激素同时被释放出来。对此,莫达表示:“在不同周期,大脑有不同的敏感性,在月经周期后期,女性有更大的渴求。”

  1985年,莫达首次使用PET扫描技术来监测瘾君子的大脑和神经细胞,包括血流量、多巴胺含量以及葡萄糖新陈代谢。一年后,莫达再次监测瘾君子的大脑和神经,发现他们的大脑恢复到吸毒之前的状态。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吸毒成瘾引起的变化并不只是涉及到一个系统,有些系统甚至要在两年后才会发生改变。”莫达表示,其中一个涉及到的领域便是人类的学习能力。对冰毒成瘾的一些人,在戒除冰毒14个月以后,研究人员发现他们学习新东西的能力受到了影响。

  这恰好能解释这种情况的出现:有些时候我们知道吸毒的严重后果,但我们却并没有让自己远离这些东西。而医生通过这种方式的治疗手段也始终没有见效过。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后,瘾君子又会重新回来。治疗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医生和专家通过治疗让瘾君子远离毒品,但毒品对他们的学习能力产生影响,所以在戒除一段时间后,瘾君子们发现自己很难拒绝毒品的诱惑。

  事实证明,在90天后,人类大脑就能开始重新形成构造并摆脱毒品的影响。耶鲁大学的研究人员已经证明了他们所说的睡眠者效应——瘾君子戒除毒品或药品后至少需要90天,大脑前额叶皮质才会恢复其适当决策和分析的职能。

  这项工作可以促进认知增强剂或加大前额皮层自然运转化合物的研究,它将能让大脑中控制上瘾的核心部分发挥更直接的作用,在奖赏通路下更好地激发多巴胺的作用,使瘾君子在看到可卡因一样的白色粉末时,不再有想吸毒的冲动。这和伊万·巴甫洛夫那个著名的条件反射实验是相同原理,狗仔听到钟声后,会自然释放对食品的渴望。

猴塞雷 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猴塞雷 » 高艺涵:毒品为什么会让人上瘾
分享到: 更多 (0)